职场问答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周热点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选角casting平台发布 2022-03-11
举报 1人关注  关注问题

独自看了《花束般的恋爱》之后,在夜晚的街上溜达了十分钟。心中慢慢滋生出的郁结,难以一下子消除。

明明早已经过了与人谈起人生就引为知己的年纪,也从未把文艺青年“报菜名”看作灵魂契合的证明。不如实话说,《花束般的恋爱》里两人初遇时的通宵聊天,也许是有意突出巧合,其实很难说其中有许多火花。也许是坂元裕二很难经得住写一个完全建立在文艺符号基础上的恋爱故事的诱惑。但讲真,我跟尚未变成朋友的陌生人,在非书籍讨论的场合,聊“最近读什么书”“喜欢什么电影”总会有点尴尬。喜欢再多相似的书也可能完全是两类人,疯狂的举报人、无聊的老封建、猥琐的好色男……都遇到过。太过私密的感触难以立刻分享,一说起差不多都变成贴标签行为,也并不想这么用符号来代替自己。如果要聊,最好像《爱在黎明破晓前》那样,同样是通宵聊天,但是基于我们从读到的书里吸收到已经变成自己一部分的那些东西,也基于我们不回的童年和失败的友谊,基于我们对自然和人生的感触,基于我们享受生活的方式,基于喜欢的走路姿势,基于主义也基于微风。

但是抛去“报菜名”,在后面的故事中,我就把他们作为灵魂合拍只不过没有在镜头里展示出来的情侣接受了。不论初遇建不建立在文艺作品的基础,不论相识时两个人的爱好是不是一致,或许每对情人开始时都是怎么看怎么般配,仿佛天造地设天下无双。“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这一点总是相似的。然后,我不知道,再喜欢相处几年也会看厌吗?爱情理应成为二人在俗世的避风港,可是爱情又是这个现实世界的一部分,自身就存在包括经济基础、相处法则、心理规律等一堆现实问题。所以终究我们连这样一个逃离之处都会失去,“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吗?尤其是,正因为我们曾经体会过真心相爱的感觉,所以才更无法接受在现实中妥协和苟且?

电影中的男主角,工作才一两年就已经对阅读不再感兴趣,开始信奉社达主义的弱肉强食,让他是不是真的把阅读、体验和感触作为人生意义的一部分显得可疑,从前的爱好好似也不过是种年轻时浮光掠影的消费行为罢了。我这样想着,可是或许这不过是坂元裕二的一种压缩。实际上也许并不是一两年,但可能是七八年,也许缓缓地,再热烈的恋爱的关系也都变成一种无聊的社交,更可怕的是不知道哪一天,你就发现连自己都成为了终于建了书墙但上面的书一个字也读不进去的人。此刻“我不会变成他”的倔强,究竟倔得过多少年。

毕竟我自己也不复一周写一篇文的十八岁,现在表达欲和创作欲都在肉眼可见地消退。期盼着理想的恋爱(虽然不是靠报菜名证明),但自己也难以再产生直率的感觉。回顾肆无忌惮的二十岁之前,那时候我们成日随处相见、设计偶遇,从前的关系既深入又亲近,周日下午在湖边漫无目的地闲游,或者,一同往许愿池里丢下硬币,能看着对方瞳孔里的光已然超常开心。身上有无数讨人厌的部分,可忐忑和盼望也那么真。如今智慧和算计一起滋长,激情与亲密一样难得。难道最终我们能保有的就只有那些回忆,然后守着自己的孤单,直到连孤单也感觉不到。午夜时饭局上喝倒的大肚子中年男人,或许也都有已记不起的二十年前吹过的晚风。

《花束般的恋爱》,其实还算是个有个安慰人心的结局。电影开场时对一只耳朵戴耳机是不尊重音乐的表现的争论,像《一起来看流星雨》里富家子弟说“我有音乐洁癖我觉得用低于5.1杜比声道的音响听音乐都是往耳朵里倒垃圾”一样夸张而刻意。但电影结束时才知道,原来这一点刻意其实是来自过去时光的吉光片羽。我们已经与爱人分别,也与曾经的自己分别,但是谷歌地图上,仍有我们花束般绽放过的痕迹。


还没有人回答该问题。
职场问答
给你职场领域最专业的帮助
+ 我要提问
请选择举报原因
  
用户名:
密    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客服服务热线
021-625957111
工作日 9:00-19:00
官方微信

©2017-©2021 选角casting 沪公网安备18002591号 沪ICP备2021028206号-2

地址:上海长宁区定西路788号3楼3b 电话(Tel):021-625957111 EMAIL:yinchengcasting@163.com

用微信扫一扫

剧组组讯演员特邀,群众演员
Keywords: 剧组组讯演员特邀 群众演员